卡尔河-仙桃职业学院
  • 招生就业
  • 招生工作
  • 就业工作
  • 品牌专业
  • 护理
  • 应用电子技术
  • 临床医学
  • 诊断与改进
  • 党建园地
  • 图书馆
  • 专题网站
  • 弘扬爱国奋斗精神 建功立业新时代
  • 卡尔河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5-16浏览次数:

     

    卡 尔 河

    教育学院  刘 玲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 A市的一个鲜为人知的边陲小镇,群山环绕,地形封闭,只有一条名叫卡尔的小河偶尔会被人提及。原本晴朗的天在傍晚时分变得异常阴沉,乌云密布,一场暴雨在空中酝酿,不知何时会来临。

         “幸运,你觉得我做得对吗?应该退吧?”梅子对着她那条名叫“幸运”的狗问道。

         “——汪汪汪,”只听得几声犬吠。

         “我真想立刻离开。”

         “幸运,我算是大人了吧,可是我该怎么办呢?”

         “幸运,你陪我说说话好吗?”

         “幸运,幸运,我好难受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  回答她的只有逐渐变大的呼呼风声,长发遮住了她的脸,不知道此刻梅子心里在想什么。她坐在卡尔河河滩上,捡起一块块石子往河里扔去。

           许久,来了个男人,提了个塑料袋。

        “你在这做什么?还不快回去!”近乎咆哮。

        “吹风”,梅子说。

        “你以为你做的对?”

        “不然呢?”

        “你怎么这么不懂事?你以为我们容易?”

        “我十七了,”梅子抬头望向了远方,那里除了山还是山。

        “好,好,好,你翅膀硬了是吧?”

        “请您冷静下来,我不知道怎么办,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,”她顿了一会儿道,“我不是笼子里的鸟儿。”

        “你有什么能耐可以和我这么说话?”

        “说实话而已。”

        “等到了那边,你就会遇见很多人,很多事,以后你会后悔的你知不知道?”

        “希望你们理解。”

        “你别说了,我不会同意的。”男人艰难地背过身去。

        “您就是只会为了你的面子,从来不会照顾我的想法。”

        “你觉得我只是为了面子?”

        “难道不是么?”梅子反问。

        “我是为了你好,你这样子能做什么?”男人说。

        “我不怕。”

        “早晚你会出事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  半晌,男人掏出打火机,想点根烟,火焰被风吹熄了好几次,终于点着了。吐出的烟雾随着风舞动,弥漫了整个河滩。

        “您坐会儿吧”梅子说。

        “橘子。”男人一边找了块大石头盘腿坐下一边把袋子塞到梅子手里。

        “酸不酸?”

        “在你二婶家买的,应该还行。”男人剥了个递给她。

        “我希望你能想通。”

        “天知道我在想什么,我心很乱。”梅子眼里闪过一丝挣扎。

        “你不知道我们过去吃了多少苦头,没有文化连字都不认识……”男人低吟。

        “我知道,可是如今我不能眼睁睁地让家毁掉。”梅子说,”已经这样了不是吗?”

        “这事不用你啰嗦”男人说。

    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梅子还想说什么。

        “闭嘴,”他说“回去吧,她还在等我们呢!”

        “这件事我还得好好想想。”

        “你应该知道我的态度。”

        “反正我只做我应该做的事。退了至少不会让家里雪上加霜。”梅子说。

        “我不那么认为,”男人说,“你是家里的唯一希望,这点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
        “算了,又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。”梅子说。

        “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        “你觉得我是在闹?你根本就不懂……”风淹没了梅子的声音。

        “回不回去?”

        “我有很重要的事做。”梅子说。

        “比回家更重要?”

           梅子答不上来。

        “唉,反正我……”

        “回去再说。”

        “但是我会努力的。”梅子说。

        “肚子不饿?”

        “饿了。”

        “一天没吃?”男人问。

        “忘了。”梅子摸了摸脑袋。

        “谁叫你乱跑?活该。”男人站了起来然后将梅子拉了起来。

        “屋里有什么好吃的?”

        “回去就知道了。”男人推了推梅子,然后抬腿大步向前。

        “也对,呵呵,”梅子说。“吃饭了再说吧。回去咯。”

           树叶沙沙作响,风渐渐停了下来,月亮不知何时从乌云里钻出来了。月影下,两个影子投在卡尔河河滩上,一前一后,一长一短,十分和谐。